蔡博丞:年輕舞蹈家的聲音

被台灣媒體譽為,在短短兩年內贏得編舞家伍國柱、鄭宗龍、黃翊、周書毅曾獲得的獎,獲獎頻率之高引人驚嘆的蔡博丞將於7月15號,到馬來西亞分享他的創作心得。2014年,他以「浮花」奪德國漢諾威國際編舞大賽及西班牙MASDANZA國際編舞大賽獲得了「觀眾票選第一名」。2015年又以「Hugin/Munin」連奪西班牙布爾戈斯、丹麥哥本哈根編舞大賽首獎,以及耶路撒冷國際編舞大賽銀獎,成績令人刮目相看。在這個,每個舞者都需要拿獎和設立自己風格與品牌的舞蹈世界,年輕舞者們又應該如何嶄露頭角呢?
 
我們在他到來馬來西亞之前,與他作了一項訪談:
 
 雲手:對你而言,你的時代的年輕人的聲音是什麼?(您應該是90年後的吧)
 
博丞:其實我是1987年的,我認為現在的年輕人其實受到歐美及韓國的影響非常大,只要有什麼事物很流行大家就會一窩蜂地跟上去,在流行文化上亦是,藝術文化上我想多少有影響,我常常跟我的學生說其實一個人就是兩隻手兩隻腳一個頭一個身體到底還有什麼動作是我們沒有發想過的?是別人沒有創造出來過的?還有什麼idea是前人沒有思考過的?老實說我覺得對一個年輕的創作者來說"創新"這件事情是非常困難的,但對我而言創作這件事情應該就是在舊有的約束及規範之中找到屬於這個世代的詮釋方式或是如何在有限的自由內找到更大的自由,不跟隨、不模仿,堅持自己覺得是對的事情,用自己覺得自己最獨特的那一面去呈現所有你想說的你想做的,勇敢地丟出屬於自己世代的能量我想這就是我們這個時代最大及最有力的發聲!
 
雲手:在台北,您認為你的風格是所屬什麼?學院派(北藝大),還是獨立舞蹈?
 
博丞:其實我並沒有給我自己任何風格上的限制,從小我就學了很多不同的舞風,爵士舞、街舞、民族舞、現代舞、芭蕾舞、中國舞、任何的舞風我都有接觸過一些也不排斥去學習,所以我覺得任何的風格都有可能可以被發生,也因為這樣我幫爵士舞團、芭蕾舞團、現代舞團、民俗舞團都做過創作及發表作品,所以在創作上我希望大家看到我的作品就能夠知道有我的脈絡跟走向但是動作上及風格上我也希望持續的挑戰自己每次都有不一樣的新的方向跟內容,我想對我來說也是非常有趣的事情!
 
雲手:您認為一個舞者與媒體處著什麼關係?(性質)
 
博丞:一個舞者跟媒體的關係這件事情是蠻有趣的,但對我來說或許也不是舞者,而是現在整個社群媒體的力量已經遠遠的大過傳統媒體,現在人手一台iPad、iPhone、你只要申請一個帳號或許人人都是明星、但對我來說並不是一件壞事,流行文化上我們拱出了很多明星,但是我覺得在藝術文化上可能有的時候也必須要有幾個明星的產生,讓愛好藝術的人有一些跟隨者,他知道他有一個可以效仿的對象,有一個可以崇拜的對象,那能夠吸引更多的人透過媒體對藝術產生興趣及喜好,進而把藝術滲透到日常生活那我想媒體就對舞者或是舞蹈起了非常大的幫助及影響!
 
雲手:華人社會的舞蹈,尤其台灣,和其他華人地區有什麼不同?
 
博丞:其實我覺得並沒有什麼不同耶,因為林懷民老師的作品我們稱之為經典,而且是難以被超越的,那隨著世代的轉換,新生代的編舞者不斷地竄出,勇敢的丟出不一樣的視野及看法,用我們這個年代所接收到的訊息去抒發我們對這個時代的感受及變化動盪,每一個地區性的不同每一個不一樣的文化背景都會造就不一樣的時代出現,當然就會有不一樣的風格及語彙去表達每一個不同的時代,所謂長江後浪推前浪,與時俱進是很重要的!
 
雲手:您的作品的初衷有一個點嗎?還是隨著舞蹈而改變?
 
博丞:大方向來看的話我的作品並不是都出發在同一個初衷的,但每一個不同作品的產生,都會有它不同的含義及出發的源頭及想像,我想這就是每一個作品對我來說都很重要的原因,因為每一個作品可能都代表著你在某一個時期某一個當下或者是某一個空間的感受,不同的作品都藏著不同的出發點,也代表著我不同時期的生命經驗跟感受!
 
雲手:除了「浮花」,您接下來到國外的作品是什麼呢?
 
博丞:除了"浮花"之外目前在國際上巡演的兩個作品分別是在國際上收受到多項大奬肯定的"Hugin/Mumin"及"Innermost "前者是在講戰神奧丁肩上的兩隻烏鴉,一隻代表記憶一隻代表思維,後者是在探討"本無"這件事情,講述人最大的敵人其實是自己,如何跟自己抗戰找到屬於心裡內心那份平靜!
 

藝術總監暨編舞者 蔡博丞 檔案

蔡博丞,編舞者、專職舞蹈教師,現為丞舞製作團隊B.DANCE 藝術總監。臺灣高雄人,在學期間便持續創作至今的他,作品融入自身人生經歷與體悟,感性卻不失詼諧,語彙獨特,結合了劇場藝術、舞蹈和極限肢體動作,風格多變。其單、雙人舞作品《浮花》榮獲多項國內外大獎肯定,包含 2014 年《第 28 屆德國漢諾威國際編舞大賽》之德國斯圖加特高堤耶舞團製作獎及觀眾票選第一名。2015 年的作品《Hugin/Munin》也在西班牙和丹麥舉辦的國際編舞大賽中贏得首獎與以色列比賽銀獎及其他眾多獎項並前往多國演出。2016 年底,他帶領 2014 年底成立的丞舞製作團隊,與衛武營藝術祭及關渡藝術節合作,邀請歐洲知名編舞家及舞者來到台灣,舉行第一屆的B.OOM by B.DANCE gala 大型匯演,是擴大國內外表演藝術交流的一大創舉。

2010年,蔡博丞獲選為國際青年編舞營的台灣代表之一,2010-2017年期間,曾多次受各單位邀請,擔任客席編舞,如:瑞士琉森舞蹈劇場、德國斯圖加特高提耶舞團、雲門2、高雄城市芭蕾舞團、長弓舞蹈劇場、高雄春天藝術節、左派舞蹈協會、爵代舞蹈劇場、紅瓦民族舞團……等。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