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蕙如:生活,人生

文:蔡兩俊

在我們人生當中,偶爾也想要過一個肆無忌憚的浪漫生活,尤其是和藝術有關的生活,活出自我。但是,在資本主義掛帥的社會,要堅持這個念頭似乎是難事。台灣插畫家莊蕙如也曾經有這樣的想法。不同的是,她邁開了第一步,堅持自己的興趣:插畫,並跨出了台灣到澳洲去尋找她自己所要過的生活。蕙如在抵達澳洲時,開始從事街頭藝人的生活,來賺取旅費。亞洲人認為要在街上賣藝是很幸苦的;其實,更幸苦的是面子和尊嚴。可是,一切新的都是可能。

蕙如是一個有前瞻的人。她早起修讀的是工業設計,而不是純藝術,因為她知道,如果要掙錢,設計是必然,創造人們所需要的東西,幫助人們解決問題。2010年贏得了著名的紅點設計獎後,繼續從事工業設計工作,她心裡常浮現一個念頭:我的生活就是這樣的嗎?多年後,我會不會後悔沒有做我喜歡做的事情?最後,她還是決定了要到澳洲去工作旅遊。雖然家人會擔心,可是也因為愛女心切,支持蕙如到外國去。

在澳洲,她申請了街頭藝人護照,給街頭的人畫肖像。蕙如都堅持自己的興趣,也因為這樣,她給每一個畫過肖像的人都帶來了歡樂,自己也開心。過後,她也到了德國旅行工作。

在德國,天氣寒冷,在下大雪的環境下,蕙如繼續在柏林給街上的人畫畫。過後,畫作熟人青睞,有人建議她把它們變成產品來拍賣。她接受了建議,把畫作順利製作成明信片,便開始推銷到不同的店家,可惜銷售不佳。但是,對生活不屈不撓的她,多次走入不同的店向他們推銷自己的明信片。有些店也接受了她的建議。在沙發衝浪的生活中,蕙如得要到不同人的家裡居住,希望他們能招待她,有一時,她被一家小旅館照顧,以畫壁畫來換取食宿。蕙如在那一家旅館住了許久,也給他們畫了許多的壁畫,當然也認識了許多的摯友。

在東柏林時,蕙如無意發現了一個在郵輪工作的機會,便開始求職。但是,郵輪那邊遲遲沒有回覆,但是蕙如並沒有氣餒,耐心地等待,終於給她等到了。在郵輪上,她開始了自己的渡輪生活,在郵輪上給旅客們畫畫。那時她認識了許多人,差不多40多個國家的朋友,也與郵輪上的員工建立非常好的關係。尤其是在郵輪上的吃住,蕙如都因為有朋友的照顧,得到無限量暢飲的福利。非常精彩地,蕙如從郵輪上下船時,從義大利到法國馬賽,到西班牙的巴塞羅那,到瓦倫西亞,到突尼斯(趣事:被小販追著跑,要她買東西,以及與駱駝拍照),到羅馬,每個都是人生中寶貴的體驗。上了郵輪,她也跟著大船到義大利的巴里,去看被世界文化遺產保留的房子,也到希臘去看看希臘文化眾神的遺跡;更為浪漫的,莫過於聖托里尼,情人之都,是戀人們談情說愛的好地方。另外,也有雅典,威尼斯,還有位於克羅地亞的杜伯尼克等。

莊蕙如於活動《哲學茶席》的分享給許多的年輕人,重新點亮了心裡的那份要到世界增廣見聞的熱忱,也讓他們意識到持續鍛鍊自己的技能的重要性。蕙如給了我們一種要的啟示:将合约投资在自己的身上,坚持梦想,一定有回馈。

Comments are closed.